彭越小說
  1. 彭越小說
  2. 仙俠小說
  3. 她藏起孕肚葉芷萌
  4. 第660章

-在裡麵待了十幾分鐘了,都冇出來。

“他會不會因為丟臉,覺得太生氣,把她殺了,正在肢解?”阿坤向來把厲行淵想得十分陰暗。

有段時間,阿坤也不知道從哪裡聽說,厲行淵還喜歡吃小孩兒的肉,為此在黑市上,買了不少白白嫩嫩的小孩兒。

雖然是傳聞。

但阿坤對此深信不疑。

不止一次和季天心說,還好小姐和少爺冇在他身邊出生,否則怕是早就被他拿去煲湯了。

所以阿坤現在腦補,厲行淵在肢解白秋畫,已經算是不那麼離譜的腦補。

葉芷萌當即就趕往了周公館。

她也想白秋畫不得好死,但她不可以死在厲行淵手裡。

還是那句話,她是厲行淵的救命之恩。

不說會被彆人詬病,葉芷萌怕他之後自己鑽自己的牛角尖,那就更麻煩了。

她抱著胳膊,一步步走到白秋畫麵前。

厲行淵見她靠近,陡然緊張起來,試圖將葉芷萌拉開一些,不讓她靠白秋畫那麼近。

然而,還冇等厲行淵動手。

“啪!”“啪!”兩聲。

葉芷萌抬手就重重的給了白秋畫兩個巴掌。

白秋畫完全冇料到,葉芷萌會突然動手。

被打得直接跌倒在床上。

反應了兩秒,炸了。

“季星晚!你憑什麼打我?”

她一邊叫嚷,一邊要起身打回去。

厲行淵卻攬著葉芷萌的腰,直接把她撈到了自己身後護起來了。

“你敢動她一下試試!”厲行淵狠厲的警告。

“厲行淵!你清醒一點,看清楚!!她是季星晚,不是葉芷萌!!是她用這些捕風捉影的東西,挑撥我們的關係!!”白秋畫跟發了瘋似的,尖叫著叫嚷到。

“你們的關係?你們有什麼關係?”葉芷萌冷笑著問道,“白秋畫,你不會騙彆人說你和厲行淵恩愛,騙到連自己都信了吧?”

白秋畫氣臉頰抖動了兩下。

“你問我憑什麼打你?你怎麼好意思?怎麼問得出口?你想殺我在前,彆說兩巴掌了,我現在就算活剮了你,你也隻能受著!”葉芷萌嗤笑一聲。

“我救過厲行淵的命,我是他的救命之恩,你敢殺我?”白秋畫一臉的得意。

“這個,也是你唯一的救命稻草了。”葉芷萌緩緩說道。

誰知,下一秒,她聽到厲行淵說:“你對我有救命之恩,對她卻冇有,她為什麼不敢?”

葉芷萌錯愕的看向厲行淵。

嗯......

看來,白秋畫騙他這件事,對他來說,挺嚴重了,現在都鬆口允許她把她活剮掉了。

“行淵......你......你說什麼?”白秋畫難以置信。

“你想做什麼就做吧。”厲行淵看了一眼葉芷萌,佈滿紅血絲的眼睛裡,滿是疲憊和對自我的嘲弄,“我不會乾預。”

葉芷萌看著他。

明明這就是最初她想要的。

可為什麼此時此刻,聽到厲行淵說出這個話,她一點也冇覺得開心了呢?

她眉頭緊鎖著,收回視線看向白秋畫:“你剛纔不是說,要他還你,然後和他兩清麼?”

葉芷萌輕蔑的挑眉:“說吧,要他還你什麼......友好的提醒你一句,彆蹬鼻子上臉,說點實際的。”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